電影霍元甲中有一段經典對白,

"我認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 只有習武的人才有強弱之別, 通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 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可能就是我們自己."

這一年多來, 和許多貓友(狗友)的交會, 我發覺,

"世上的貓狗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 只有養貓狗的人才有好壞之別, 通過飼養同伴動物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 因為我們真正的問題可能就是我們自己."

 

去年初, 有個朋友的朋友, 跟我們說她收養了一對波斯貓兄妹, 然後直跟我們炫耀她家的貓多美多乖多高貴.

炫耀自己的孩子, 是媽媽們共同的特點, 就像我也會很不要臉炫耀皮蛋是花美男一樣.

有一次, 在朋友家聊起剛養皮蛋時不曉得他身上有跳蚤, 後來搞得全家雞飛貓跳的糗事, 這位朋友的朋友(簡稱J)馬上問我要怎麼除蚤, 因為她家的貓已經6個月大, 身上跳蚤還是很多, 抓都抓不完.

"妳怎麼不點蚤不到?" 我問她.

"那很貴耶!" J 說.

聽她這麼說, 我以為她家的經濟環境可能不是很好, 連蚤不到都買不起, 還一次認養兩隻幼貓, 同情之心油然而生.

"不然就藥浴配合環境消毒試試, 跳蚤無法清光是因為跳蚤蛋一直孵出來, 醫生教我用稀釋的漂白水拖地, 破壞跳蚤蛋..." 我把醫生教的經濟有效的消毒步驟跟J說明.

"漂白水!!!! 不行啊!" J大叫.

"為什麼不行?"

"我家的地板都是檜木原木的地板, 用漂白水拖地會傷地板." J 很心疼的說.

 

XX的, 有錢到地板全用檜木原木去鋪, 卻沒有錢買蚤不到幫貓除蚤.

後來才知道, J所謂的 "收養" 其實是付了不少 "營養費" 買的, 她來找我們炫耀, 也不是因為她愛貓, (貓全由家裡的幫傭在照顧), 而是因為我們養的都是街頭撿回來的浪浪.

品種貓之於她, 就好像LV一樣的名牌包包, 特地提出來顯示她有愛心又尊貴的身份地位.

 

隨著識人愈來愈多, 又見識到花了幾萬元買品種貓狗, 卻不願意 "浪費" 800元~1000元幫寵物打預防針的主人.

這些以高價買回的品種貓狗, 吃得是大賣場最便宜的特價促銷乾乾, 或是家裡又鹹又油的剩菜剩飯.

他們生病受傷的時候, 飼主秉持著狗狗貓貓自己舔一舔就會好的原則, 不太願意花錢帶他們看醫生.

更別說花時間訓練他們一些生活常規或是幫他們結紮, 或是花一點點的時間去學習了解另一個物種的生理需求.

基本上, 這些貓狗對於他們的主人, 最好像隻可愛的泰迪熊一樣, 永遠安安靜靜不吵不鬧不尿尿不大便, 想到時抱起來玩一玩, 朋友來時四處炫耀, 覺得煩的時候就丟衣櫃一樣的方便.

 

極少數此類的飼主, 會因對於和貓狗生活不符合他們的期望感到困擾而向外求助, 很多很多很多的抱怨, 然後又不斷不斷不斷的強調 "我不會丟掉他" (如果壓根沒想到 "丟掉", 也用不著一直強調 "不會丟掉" 吧!), 整個呈現鬼打牆的狀態.

其實, 所謂的動物傳心, 真正需要開導的, 往往是人心.

 

可惜的是, 大部份遇到這種主人的貓狗, 最後的下場常常是被丟進收容所 (新屋收容所義工: 你們這些渾球!!給我聽清楚了!!)

沒有訓練生活常規, 亂尿尿, 亂叫, 丟收容所!

沒有結紮, 愈生愈多養不起, 丟收容所!

沒有打預防針, 沒有好好照顧, 生病了, 丟收容所!

長大了, 不像幼貓幼犬那麼可愛了, 丟收容所!

買的時候是名牌, 丟的時候是垃圾, 全國各地的收容所不乏各式各樣的健康狀況很差的品種貓狗.

 

收容所是什麼地方???

收容所是一個傳染病很多, 飼料很少, 空間很擠, 就算沒病死餓死12天後也要受死的地方.

義工再怎麼神, 救的進度總是趕不上丟的速度.

 

台灣的動保法很弱, 執行力極低, 義工們拿這些人沒有辦法.

我也沒資格去批評這樣做對不對, 必竟把貓狗送收容所的人往往有一卡車 "不得已的苦衷".

我只能把我看到的跟大家分享.

在法律之外, 天地間還有一種不需要動物警察和動物保護法的無敵力量, 叫做因果輪迴,

這些被丟棄的貓狗, 在怨氣很重的情況下, 極可能轉世回來做主人的子孫(或是來世再相遇), 再給主人第二次機會學習, 學習去愛一個完全不符合自己期待的孩子, 親生的孩子!

 

我們不知道善緣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呈現, 同樣的, 也無法預知惡緣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出現.

這一世有緣做家人, 不如好好學習去愛去接受去照顧另一個生命, 為彼此種下一個善因吧!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virg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